(四)肆无忌惮的挑战伦理---储楚的摄影启示录
 
 
亨利八世(Henry Ⅷ,1491—1547)英国都铎王朝第二任国王。

照片,说到底就是反映一些我们看见的东西,它不包括听见的东西,因为我们知道有“道听途说”这句话,我们总是认为看见的是“眼见为实”。也是这个原因,拍照片的人是拿着这个令牌,总是会在照片里或者是很隐晦的表现,或者是直接的呈现,但是不论怎么说,这种在照片里呈现出来的东西,都是“肆无忌惮”的吧。

大约在1998的一次图书展销节,我花了600多人民币买了两本进口摄影,应该是我最早买进口摄影书的样子,一本是the photo book 另一本是NUDES2,那个时候我正迷恋于油画,从热衷超现实主义的到形而上的基里科,或者后来被莫兰迪所吸引,却无法从笔触和观念的阴影里走出来,我甚至买过油画技法的书来制作“蛋清培拉一种文艺复兴早期的绘画介质。那时候还没有拍照,这个没有拍照的概念是没有把摄影作为可以表达的手段,一直到2005年读研究生的时候要开始拍照,不过现在看来,那个时候我,视乎下意识里已经知道,摄影虽然没有油画一样的笔触,但是在表达观念和想法的时候是最直接的。真的可以说是肆无忌惮的,看照片不但可以让观者有比看油画作品大得多的快感,还可以从直白的画面里找到很多暗示。如果说现代艺术从摄影开始的,我想应该是这样的。

15年过去了,那两本书,一直保存到现在,而且里面的照片一直到现在来看,也是无法动摇作为最有力的艺术表达的见证。

肆无忌惮,摄影在伦理方面的表达可以说用对了。

自恋,同性恋。恋母或者恋父。



达利画中的“纳西索斯”

希腊神话里,纳西索斯是一个美少年,生下来就有预言,他只要不看见自己的脸就能一直活下去,孩子长大后英俊漂亮,许多姑娘爱上了她,但他对她们冷淡,追求者们生气了,要求众神惩罚傲慢的人。有一次,纳西索斯打猎回来,来到湖边弯下腰喝水时,看见湖面上映着自己俊美的倒影,便立刻爱上了自己。从此,他每天都到湖边来。起初是自我陶醉,渐渐地变成顾影自怜,最后终于扑向水中自己的倒影,死在清泉边。就这样,在他死去的地方长出了一株鲜花水仙花

穆罕默德说过:“谁有两个面包,卖掉一个吧,用来买水仙花,因为面包是身体的食量,水仙是精神的食量。”

这个美少年就是因为爱上了自己,就是所说的自恋,在恋爱关系里,自恋是所有恋爱关系里最安全,最本源的。唯有自己是一直都和自己生活在一起的那个人,所以只有自己相对来说最了解自己。那么如果那个自己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人,那么很自然自己就会是爱上自己的那个人。

一般来说,艺术家都是自恋的人。为什么说自己最了解自己呢,在动物里,很多动物是能够预测自己的死期的,比如大象,它在死亡到来的几天内会离开象群守候着自己的灵魂直到和死亡见面。摄影家杉本博司在谈到面临美国世界贸易大楼倒塌的时候说,“我这个年龄已经到可以对面死亡很平静的时候。。。。”。但是,自恋的关系,在社会学意义上应该是属于不正常的关系。当然自恋是没有对社会做出什么危害的。不过从纳西索斯来说,这个美少年恋上了自己,那么他也就不会考虑到其它的女子,导致了女性人口的增多,人类后代的减少。

这个是假设,题外话。在摄影上,同性恋的作者不在少数,后来死于艾滋病在外界一直公认是同性恋的梅普勒索普 也是一个狂热的自恋者。

同性恋,是从自恋衍生出来的,是爱上了孪生的自己。两个个体,有着时间和空间上的错开,思念,猜疑,钦慕和压抑,所以同性恋在文学,艺术上的纠缠可想而知的多。

自恋或者是不存在于世间的爱,与它不同,同性恋是在道德和情感上更为卓越的跨越者,比之自恋的孤独和寂寞,同性恋里的爱显得异样的色彩。早在中国魏晋南北朝和古希腊时期,从自身分离出来,欣赏似乎相同对方不如说是欣赏自我,与对方的爱不如说是于自己之爱在贵族和平民间很为盛行。以后的王尔德和兰波 苏珊和安妮·莱博维茨 是可信的代表。

视觉其实是人类在突破禁忌中的最高贵和最毒辣的形式,摄影作为视觉是更为直接来诉诸这样的力量。

男女之间的恋爱一直是被过度渲染了的,除了恋爱本身的目的——服务于婚姻和家庭外,仿佛除此之外而所有带有肉欲的爱是不伦的,那么恋爱归根到底是服务于社会的。但是恰是那些和社会准则背道而驰的爱才有可以流传下来价值,浪漫的本质并非服务于社会。

日本摄影家,杉本博司,拍过英国国王亨利8世和他取过的6任妻子,画面非常精良,可以看清每一个毛孔,人物形象栩栩如生。我想摄影师的目的不是让我们看清每一条衣服的皱褶,而是通过这样精美的视觉来想象这个男人曾经做的一切,来想象关于性,爱,权利,政治的种种。已经成为历史的故事,在时间面前是怯懦和虚无的。亨利的故事恐怕在世界历史上也是罕见的,这前前后后的嫁娶和休罢到断头,几乎涵盖了关于违背性的伦理学的一切,取了嫂嫂,和侍女通奸,取了2次曾为寡妇的女人,和比自己小30岁的女人,并且两次把妻子送上断头台。




安妮·博林是英格兰王后,英王亨利八世的第二任妻子。1536年5月2日被捕入狱,关进伦敦塔;5月19日以通奸罪被斩首。



凯瑟琳.霍华德(Catherine Howard),英格兰国王亨利八世(Henry VIII)的第五任妻子


关于自恋的另一种形式在男女间的出现,乱伦已经不是什么特别的词汇,但是它还是像烫手又爱不释手的词汇在小说,在历史和外传里出没。更多的是,能在摄影里找到晦暗未明的假象。A History of Sex 永远在暗示着人类作为离开母体的那刻时的彷徨和渴求,以及母性在大脑深层意义上更可能作为人类基实的现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