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美学的考察摄影画面---储楚的摄影启示录
 


把摄影和美对等起来,还不如说摄影是发现更为合理。 

为什么,在评价一张照片的时候,我们总在自觉不或者自觉得关注某些无法逃避的东西:

构图,光线,色彩。

森山大道用极端粗野的方式来展现,他的东京。一个粗大的汽车轮胎,而且还不完整,甚至更谈不上清晰。

阿勃斯或者桑德的照片里的人,那些面对着镜头的双眼,不论是挑衅的或者是冷如世外的,都是摄影师在不怀好意的愉悦着观者。

昨天,和一位摄影爱好者,其实具有20多年艺术修养的CEO在谈论和摄影有关的零零总总,其中涉及我们都非常熟悉的一位水墨画家,我们共同晓知的水墨画家的故事是这样的:

在几次重大的社会题材的作品中,以浓重笔墨的揭示下层苦难的水墨巨幅,然后给观者印象深刻。然后他的小品,所谓的小品就是那些用来送人的比较小的画作,在笔会的时候画的,或者是用来送人的,还有就是需要润格的。

这不由得联想到齐白石的润格,是一文不改的。那些希望占些便宜的卖家,说,再加一条鱼吧,或者说多画个蟹吧,白石一声不吭,照画,最后卖家就说,那怎么像死的一样,白石一翻眼,不要钱的只能卖到死的了。

好个泼辣的画家哦,前两天去看一个拍,有白石的作品,想到他那句话,在那些虾啊,小虫里,仔细地寻找着钱的分量,其实在我看来,这些个精美但不活络的虫鬼的,大半是赝品,却是经过拍卖立马是身价万倍。



白石是找到好的题材了,也正是符合着大众的审美的。那个水墨朋友自然不能拿着深苦的煤矿工人的题材作为小品了,所以画,小孩和老头。本也是有趣的题材,画画漫画的形式调侃是不错,但是作为中国画这样仿佛是优雅的东西。当然了,建安的曹植和东晋的顾恺之,其实早就规定了中国肖像的美的境界。老头和小孩,一个还未成年,一个已淡出审美范围,当然是不能作为中国画的审美范畴,试想,在现在社会劳作(这里所指的劳作,更大层面上是精力的辛苦)回家后,或者在出神的那会儿,更愿意追寻的是飘渺的但又是能放松精神的视觉。

那CEO给水墨朋友的建议很简单,要出名,就画生殖器吧。当然这自然是笑话,除非像日本那样矫枉过正的民族,会死亡和性捆绑在一起,最后还不时的生端出美的愉悦来。

那么摄影,如果还可以谈美的话,当然很多摄影作品是美的,因为除了发现以外,必定蕴含着关于自然最能吸引人的秘密。从生物学上理解,那些肤色饱满,体型匀称,声音响亮的生物更能吸引异性,一方面,这些生物带有更多的优越的基因,另一方面,这些健康的基因本质是符合自然地法则。摄影也不列外。

对于那些用最短的时间来掌握美的画面的拍照人,必须知道的。

在广袤的自然之物面上,提供给拍摄者万分之一的瞬间,而在这个瞬间里,我们面对的是一万潜在的照片。你可在在任何时候拿起你的相机,时间和光线没有办法去改变,而你唯一可以做的是构图。

怎么样的构图是必须的,如果要呈现美,记住一下一点:

黄金律 
无论何种情况,请记住无论你拍什么

如果要美,记住是画面传达美,而不是精神,不是道德,不是丑。

美只和视觉的愉悦有关,而非其它。

那么请记住下面几个构图
水平式     别忘了分割点在黄金分割处。
垂直式     别忘了分割点在黄金分割处。
曲线式     别忘了分割点在黄金分割处。
交叉式     别忘了分割点在黄金分割处。
留白式     别忘了分割点在黄金分割处。
满布式     别忘了分割点在黄金分割。

和照相机一样,黄金分割来自于科学的数学。但是发现他的那个人也才1千多年出现,有一天毕达哥拉斯走在街上,在经过铁匠铺前他听到铁匠打铁的声音非常好听,于是驻足倾听。他发现铁匠打铁节奏很有规律,这个声音的比例被毕达哥拉斯用数里的方式表达出来。被应用在很多领域,后来很多人专门研究过,开普勒称其为“神圣分割”也有人称其为“金法”。在金字塔建成1000年后才出现毕达哥拉斯定律,可见这很早就存在。只是不知这个谜底。又称黄金律,各部分间一定的数学比例关系,即将整体一分为二,较大部分与较小部分之比等于整体与较大部分之比,其比值为1∶0.618或1.618∶1,即长段为全段的0.618。0.618被公认为最具有审美意义的比例数字。

上述比例是最能引起人的美感的比例,因此被称为黄金分割。

除此之外
光线    记住当最明显的那个应该光在黄金分割点上。
色彩    请翻到第《四》章 拍照,准备好了吗第3节技术立马学会。

要运用以上几点的前提是,你已经拥有10以上的美术经历,或者在小学的时候迷上观看,或者20年的关注美的经历。

如果你都拥有,还是没有掌握,那么请不要再拍照了。


要运用以上几点的前提是,你已经拥有10以上的美术经历,或者在小学的时候迷上观看,或者20年的关注美的经历。

如果你都拥有,还是没有掌握,那么请不要再拍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