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音乐学里的视觉音阶---储楚的摄影启示录
 
 


拉斐尔  西斯汀圣母

也许没有哪一种艺术形式可以和音乐媲美,在时间的消逝上。

唯有通过耳膜的震动,才能把这种无形的介质,传输,到达大脑皮层。听一首歌的好处是:若干年后,重听时,能引起忧伤,抒情的,或者激昂的感觉。

关于这种时间里的回忆者,另一种孪生的艺术形式,恐怕诞生在不久的过去,不久的过去?是的,“不久的过去”,一个具有回忆感的名词,那些影像的介质,沉淀在相纸上,大部分是不变的,但有些也会因为时间的过去,影像和介质发生了化学的反应,呈现出发黄的色泽。

看一张照片,如果照片里面的人物你全然不认识,就凭这样发黄的介质,你也会感觉那张照片已经放了很久了,即便照片不是发黄,里面的人和物也是会发黄的,这个发黄——当我们再一次看的时候,它就像音乐曾经留在大脑皮层上的感觉一样,使记忆苏醒。

这就是摄影之所以和音乐在情感上相似的共鸣形式。由此我想到一点,是不是摄影和音乐的载体都和化学有关的原因呢?一般看来,文艺复兴的拉斐尔的油画,《维纳斯的诞生》,到现在还可以保存下来,虽然色泽有些暗淡,但是透过画面还是可以回想它最初的光泽。有人说,这个暗淡的色泽是现代人收藏古董所必定要用到的专业术语——包浆。所谓的包浆——就是时间在上面走过的痕迹。波提切利的油画大约离开现在有6,7百年的时间了,比它早的有中国的石刻墓碑,早到商代的甲骨文,有2,3的时间,那更早的有1.5万年以前的洞穴绘画。但是,照片和音乐光碟不像其它的艺术形式,比如油画或者是中国画,可以保存有几百年甚至千万年。一张照片最多可以保存200年,一张音乐光碟理论上是100多年,这个时间也就差不多一个人寿命时间,或者稍微多一点儿的样子。这样看来这两种艺术是很快要消亡的东西,和人一样是有寿命的,这就必定是带着宿命的悲哀的。

所以,从一开始就明知道不是所谓可以永恒的,要走向死亡的,所以它的瞬间的存在性也就更加显得有张力了,好比青春的短暂和美好,也是含有这个意思的。

音乐这种艺术形式天生就有一种抚慰人类心灵的能量,它仿佛和人类一起诞生,因为在人类还没有产生语言的时候,就能够运用声音的高低,强弱来表达感情。音乐早于语言,这也可以说艺术早于语言。通常意义上语言是交往,合作发展的产物,是社会发展和分工不可缺少的一部分。所以,艺术早于社会,它如同宗教,最接近人类的本源和灵魂。



相机


音乐之所以优美,是因为她有节奏和旋律。节奏和旋律的起源又和数学有着密不可分的渊源。古希腊人在确定音阶比例的时候运用了数学的逻辑,中世纪的音乐理论家规多阿雷佐把音阶的规定到了宗教的层面。


把音乐的音阶运用到视觉上,最早应该是油画的调性,就像音乐的调性,而在摄影上就有高调和低调之区别。

  

钢琴

记得在读中专的时候,开设了摄影课,因此我有个平生第一台父亲给我买的照相机,是凤凰牌的。因为那个时候没有数码,照片是胶片拍的,而且也没有底片扫描,洗照片是暗房的。现在拿出很多年的照片,总是有那个年代拍的照片的特征:昏黄的调性。那个调性现在也有许多摄影师模仿,但是只能无限接近,而无法替代的,又何况现在还有很多的摄影师用的是数码相机,即便是再贵的或者是再大的数码后背也没有那个调性的。记得,有一个朋友说,暗房洗的照片和数码打印是不一样的,因为暗房洗的照片是有体温的。(关于数码的摄影,后面的文章会重点剖析。) 

 

光碟

再说到那个年代的相机,很多摄影家对于他第一台相机的述说和提法,很像是提第一个女朋友的感觉,有的摄影师会说,我第一台相机是在我5岁的时候,父母作为生日礼物给我的。摄影的确不像油画和雕塑,摄影师对于照相机迷恋和依赖就像一个人和另一个人的关系 ...

 (阅读全文请关注2012年出版的《摄影启示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