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错觉开始时--储楚的摄影启示录
 



(荷兰)埃舍尔  画手  石板1948年

“错觉是什么?

最通常的列子就是:拿一根筷子放在有水的玻璃杯里,这个时候是否发现,放进水里的筷子的那个形象和没有放在筷子的形象不太一样。不是粗一点就是细一点了。

告诉你,这个时候你所看见的细一点或者粗一点筷子是“错觉”。

其实,除了视觉的错觉,我们还会有类似视觉经验的错觉,就是我们有时候见一个陌生人的时候,仿佛有,“这个人我好像在哪里见到过”那么这个好象在哪里见到过,其实是一种心理上的错觉。这是打个比方,当然我们也可以说,是不是前生见到过啊。

当然其实我们可能没有见过,也可能见过的,但是至少我们已经不能很清晰的知道到原因了,那么没有根据的视觉就是和“假,虚空”及“幻”有关了。但是,这码事情还是要研究一下。

那么它是什么?
它何以成为什么?
它怎么成为什么?

让我们从绘画开始说吧:

公元几千年前,人类就开始对自然模仿,并且致致不倦。

那个时候的人说“啊,绘画是最让人吃惊的女巫。她会用最明显的虚伪,让我们相信她是完全真实的”这句话是让·弗朗索瓦·利奥塔尔在《论绘画原理和准则》里说的,这倒表明了一点,好象绘画准则是要遵循女巫原则,用虚伪的手段让人相信是完全真实的。但是,要使用“虚伪的手段”其实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西方有这个传统的,那就是把绘画作为一门科学来研究。我们在那些伟大的艺术收藏中,看到的这一传统的大部分的作品,可都受益于科学的应用。

 
(意)杜乔 圣母即位板  蛋彩1306年

文艺复兴早期艺术家杜乔(Duccio di Buoninsegna, 活动时期 1228-1319年),画过《圣母即位》,这张为锡耶纳大教堂画的大祭坛正西的画的壁画。他运用了明暗的熟练技巧,把圣母的长袍画得象真实的布料。(在这里不得不提到一点,油画的早期是壁画,而绝大多数的题材是圣经故事。这就说明,西方社会最早是围绕着和神(基督)的生活连接而活动的,即便是科学的运用也是为了让人的视觉更清晰的看见神(基督)的生活。)他在进行一 些自古典时期以来欧洲绘画中罕见的实验,得力于科学的实验,倒非常象女巫,在平面上创造了三度空间。

错觉开始了,西方的艺术从此开始和中国的绘画分野。而且奇怪的是,就是到今天,最厉害的东方绘画(很多绘画是从中国发散出去的,但是现代最厉害的绘画已经不仅仅只在中国了)还是平面的。

 

(尼德兰)凡·爱克阿诺尔芬尼夫妇像  板 油彩 1434年

学油画的人一定见过扬·凡·艾克(Jan van Eych约1390-1441年),这个家伙把女巫的本领运用到了奇妙的高度,“逼真”。但是,在他的油画《阿诺尔芬夫妇的婚礼中,除了二维画面展示三维空间的技艺外,他还给我们展示了关于错觉的另一个秘密:对视空间的同一。

什么是“对视空间的同一”。看看这个细节:

房间被一扇窗外光线自然地照亮。一对夫妇站在房间的中间。在夫妇的背后是圆镜,注意,镜子。凡·艾克运用了错觉的诡计在镜子里向我们展示了房间的其余部份,这里我们又不仅看到这对夫妇的背部而且还有另外两个人:画家本人和一位朋友。

这不是画家和被画者(对视状态)同一在二维的画面上了吗? ......

 (阅读全文请关注即将出版的《摄影启示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