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虚构的存在证明--储楚的摄影启示录
 

改变时间观念的爱氏

汉诗有说,“少小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意思是你小时候不珍惜时间,到了年纪大了就没有时间了。所以时间就好比覆水难收,像离弦之箭,一去不复返。

这个亘古不变的真理自赫拉克利特以来就如磐石,但是,且慢,20世纪最伟大的物理学家和人类的现代艺术家:爱因斯坦。他却一不小心(因为他是个小提琴手,他是犹太人—-通常来说比较精于计算,他是专利出版局的职员,这些迹象没有足够的证据证实他具有物理的野心和艺术的成就)推翻了时间的线性方向:提出“相对论”。他提出了时间的相对性的概念。在他的广义相对论里,我们感受到了时间的广延性,时间不仅仅是“一根经似的“线性前进,世界也可以在多维度时间里存在。

听说过“双生子的故事”吗?这是个详谬的故事,但是非常吸引人。

有一对双生子,假定其中一个孩子去山顶上生活,而另一个留在海平面,若干年后当他们再次相会,他们的年纪(生理年纪)差别甚微。但是,如果有一个孩子在以近光的速度的飞船中作长途旅行,这种差别就会大得多。他会比另一个在地球生活的人年轻得多。这就说明时间是有维度的。那么这个维度是什么呢?这个维度和空间有关,纬度在不同的空间里有不同的维度。

爱因斯坦用这个故事来展开它的广义相对论,变得饶舌和深奥,其实这样的视觉经验我们在摄影作品里看见,这是一种时间多维性的平面表达:

我们都有过打翻杯子,花瓶的经验,在搞砸后,脑子闪过: “刚才不应该这样匆忙”,或者“刚才应该这样拿”的想法,但是事实总是像物理学时间的箭头那样一去不返了。

古巴的摄影家阿卜拉多。莫里奥的(Abelardo Morello 1948)的摄影作品里有一张叫《在桌边上的小花瓶》。照片上,桌子上的花瓶摇摇欲坠,在桌脚边有一滩水。视觉中心很容易把那个将要掉下来的花瓶和水联系在一起。然后我们就会有一系列的疑问:



杯子运动的研究
花瓶里装着水吗?
花瓶里的水掉在了地上了吗?
花瓶为什么还在桌边上?

很显然这几个问题都贯穿着时间性的疑问。那么画面确实把暗示着多维的时间的关系在同一空间里显现。赫拉克利特的名句在这里就变成了,“我们不能同时踏进一条河,但是我们能看见我们同时踏进一条河。”这种“看见”,是主观的。在阿卜拉多眼里,时间变成一个主观体验,他向视觉挑战的是客观时间里的主观体验,这种主观体验使得客观时间经验成为虚幻的证明。

在我们的日常生活的实际时间的概念里,前进和后退是一个动作的两个方向,一杯水从桌子上滑落到地板上被打碎。如果你将这个过程录制下来,你可以很容易就辨别出它是向前还是后退。如果将过程倒回来,你会看到碎片忽然集中到一起离开地板,并跳回到桌子上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杯子。

为何我们从未看到碎杯子集合起来,离开地面并跳回到桌子上?

这个说法,听起来颇为离奇,因为用物理学的通常解释是:这违背热力学第二定律所表达的,在任何闭合系统中无序度或熇,是随着时间而增加。

换句话说:事情总是从有序的状态变成无序的状态。

也就是说时间的箭头将过去和将来区别开来,使时间有了方向。

 

 “我们不能同时踏进一条河,但是我们能看见我们同时踏进一条河。”这种“看见”,是主观的。

—— 谢菲尔

在物理学上,时间至少有三种不同的箭头。 

第一,是热力学时间箭头,即是在这个时间方向上无序或熵增加;
第二,是心理学时间箭头,这就是我们感觉时间流逝的方向,在这个方向上我可以记忆过去而不是未来;

最后是宇宙学时间箭头,在这个方向上宇宙在膨胀而不是在收缩 

这是被他用来检验时间心理学箭头证据的反证。瓶子中的水已经流在了地上,瓶子没有打碎,或者是它从地面上回到了桌角,又将摇摇欲坠。在这张摄影作品里,时间不再只向一个方向逝去,它被打散成多个方向。

A时间向后的箭头:即时间被拉回到原来的空间状态瓶子作摇摇欲坠状态,说明它还将落入地面;

B时间向前的箭头;瓶子在桌边上的状态说明瓶子又将坠下来;

C时间循环的箭头,在桌角边上是瓶子里掉出来的,还是它已经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