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时间的箭头(二)--储楚的摄影启示录
 

 

阿卜·拉多莫里奥摄影作品《杯子运动研究》

前面说到时间有三个箭头:
物理学的时间箭头
心里学的时间箭头
宇宙的时间箭头


关于一盆拼板玩具的游戏来解释热力学时间箭头这种说法貌似有道理的。
 
在一盆拼板玩具中,假设存在一个,而且只存一个使这些小纸片拼成一幅完整图画的排列。相反的的来说,如果用第二种方式来排列,这时小纸片是无序的,不能拼成一幅画。也就是说,一个系统从唯一的有序状态之中的一个出发。随着时间流逝,这个系统按照热力学时间箭头演化,它的状态就将改变。到后来,因为存在着更多无序状态,它处于无序状态的可能性比处于有序状态的可能性更大,也就是说,如果一个系统服从一个高度有序状态出发,无序度会随着时间的增加而增大,阿卜·拉多莫里奥有一张摄影作品《杯子运动研究》,自从这个作品里,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看到这种从时间有序状态向无序的时间可能发展的过程。

因为这是一张摄影作品,也就是在从一个有序状态向无序状态发展在时间上的一帧时间——静止状态。我们知道,这里所谓的有序状态是这个杯子还没有从桌子上向地上打翻,那么这个状态是有序的,这里说的有序也是唯一的状态。那么想一下,这个有序的状态一旦别干扰,就是瓶子向地上运动的过程,也就是有序向无序发展的过程,随着时间的流逝,无序只可能越来越厉害。

然而,摄影为我们提供了关于热力学上的反驳,就是摄影可以让我们在尊重客观事实的条件上,让我们找到一种心理学上的错觉,提出了心理中的时间性问题。

在心理学上,事物并非按照热力学第二定理发展,无序可以向有序发展,你也可以任意假设时间的倒述。

那么,从心理学的时间性问题出发,假如不管宇宙从何状态开始,它都必须结束于一个高度有序的状态。则如果早期这宇宙有可能处于无序的状态。这意味着无序将随时间而减小。

这时候,你将会看到破碎的杯子集合起来并跳回到桌子上。如果,任何观察杯子的人都生活在无序随时间减小的宇宙中,将论断这样的人会有一个倒溯的心理学时间箭头。在记忆的事件上,这就是说他们会记住将来的事件,而不是过去的事件。当杯子被打碎时,他们会记住它在桌子上的情景;但是当它是在桌子上时,他们不会记住它在地面上的情景。

 
 安伦·费尔谢(Alain·Fleischer 1944)


法国艺术家,安伦·费尔谢(Alain·Fleischer 1944)在他的论述这一系列的摄影作品说道:“摄影还意味着我们让我们的灵魂在人和鬼之间移动,一旦照片被冲洗出来被装上镜框就变成了肖像,模特的表情再次反射在边缘上,在两次拍摄之间要流逝一两分钟的时间。

 
安伦·费尔谢(Alain·Fleischer 1944)

而两者之间的冲洗过程间隔了几十年。像框里的像就像奇妙的发现。”从这些话我似乎可以了解艺术家的某些意图,一张照片里确实包含了过去,现在,未来。

 (阅读全文请关注即将出版的《摄影启示录》)